冯唐:把常识视为油腻,是一件挺悲哀的事_网站建设_网页设计_网站优化_程序定制_软件开发_网络科技公司

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冯唐:把常识视为油腻,是一件挺悲哀的事

2017-11-25 10:12 出处:网络整理 人气: 评论(0

原标题:冯唐:把常识视为油腻,是一件挺悲哀的事

冯唐第一部长篇小说《万物生长》出版是在2000年,当年,他打车到中国美术馆附近的三联书店,看小说有没有上销售排行榜。没上。过两周再去,还是没上。

这是冯唐曾经向书评君说的回忆。

而今,他再也不担心小说是否畅销。新书出版,每到一地,粉丝蜂拥而至。或许更让他想不到的是,前些日子的一篇《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》竟然制造出一个热门的互联网话题。在不足三千字的文章中,他梳理出了“不要成为一个胖子”“不要停止学习”“不要当众谈性”等十种指南,目的是自省,其后在自己的公号自嘲称“油腻老祖”。

紧随其后的是一堆跟题文章,比如说,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妇女、教师或记者等。

冯唐由此也被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体胖是否是油腻?占几条算是油腻?油腻是否是文化精英的定义,一厢情愿,而只是一个伪命题?等等。现在,他做客“我有嘉宾”第17期向读者回答提问,自然也包括了那些有挑战性的提问。

新京报书评周刊“我有嘉宾”第17期

嘉宾:冯唐

 

栏目编辑:阿东

欲望与志向

“欲望是生命力的表现,不要轻易否定它”

Q

提问(春日瞳):好像现在有许多高知分子不喜欢您,称您的“肿胀”大有矫情恶心之感,当然我是您的粉丝,我个人是可以理解您的,但是我想问,如今的的这种境况是您所预料的吗?还是您就是像通过文字表达自己并不在意那些看法?

冯唐:把常识视为油腻,是一件挺悲哀的事

冯唐

在我成长的年代,“高知”这个词是有明确定义的,工厂企业里的高级工程师、大学里的教授等等,副教授都不是“高知”,而是“预备役高知”。当然,那个年代的死板很不好。

现在的年代,随着货币贬值,“知识”也贬值了。开个微信公号写两篇时评邀请读者打赏,在豆瓣写两篇书评邀请好友点赞,似乎就“高级知识”起来。从言论自由的角度,我赞同时评和书评这种写作行为;从谋生的角度,我理解他们的作为。但不认为他们“知”而且“高”。

人生在世,死亡无可避免,别人的看法无可避免。小时候穿条喇叭裤,屁股后面一串胡同大妈指指点点。在意这种指点,是件很无聊的事。时间有限,不如不管,继续任性,让他们继续指指点点吧。各得其所。

Q

提问(JING):冯先生如果有一家书店需要你来经营,你要怎么定位?经营什么种类的书呢?

冯唐

书越来越多,书店越来越少,是件挺伤心的事情。如果我开书店,我希望书店是一个充满发现和惊喜的地方,一个可以寻宝的地方,一个可以给好奇心以满足的地方。

读者走进店里,看不到各种排行榜上的书,看不到网络书店里唾手可得的打折书,看不到同学朋友同事间谈论的书。书店里所有的书,是限量本,是签名本,是写书人的自印本,是国内外的小众出版社的滞销书,是上世纪上上世纪的旧书,是古怪离奇异想天开活色生香十八禁的书,是不讲道理只要欢喜的书,是落满灰尘破破烂烂等待某一天某个读者走进门发现它的书。

书店,在城市的一角,静静地,消没声息地存在下去。

写完我想写的书,做完我想做的工作,变成一个老头,退休,也许我会开一家这样的书店。

Q

提问(魁远堂):不是每个人都能活成理想的样子,大都数人都把欲望当作了志向。是吗?

冯唐

不是每个人都能活成理想的样子,这个世界的确如此,但这不是一件残酷的事情。在人生的初始阶段,理想往往是远大的、干净的、纯粹的,也就是不靠谱的。

靠谱的理想很难得。原因一、一个人过了青春期,很容易被现实打垮,忘了有理想这回事;原因二、靠谱的理想,需要认识自己;原因三、靠谱的理想,需要寻找,需要落实,这个过程挺艰苦。

所以,上面那句话可以改变一下:不是每个人一直活着一直有理想;一直活着并且有理想的人,到了人生的终末,大多能实现自己的理想,即使实现不了,也是很壮观很美丽的一生。

理想是一件好事(毁灭人类的理想除外),欲望也不是一件坏事。无欲则刚,连太监也做不到。欲望是人性的根本,是人的生命力的表现,不要轻易否定它。当然,欲望需要调控在某个范围内,以不违法、不损人、不害己为原则。

油腻与中年

“油腻会递减,不可能绝迹,也不需要绝迹”

Q

提问(平儿):一个在文章里谈性,生活很小资的人,高谈如何避免油腻,是不是理想与现实脱轨啊?

冯唐

这个问题,本来不应成为问题,但它的确成为了问题。

在文章里谈论性,和在公众场合中、公司里、饭局上谈论性,是两个概念。

书的写作和阅读,是私密的,它只关心人和人性。性是人性的一部分,从古至今的好作家,从《诗经》到莎士比亚到DH劳伦斯和马尔克斯,都不会回避这个话题,都在大书特书这个话题。这是好作家的任务。只有坏作家,才会谈性色变;只有坏读者,才会要求一本书道貌岸然,纯洁得像冬天里的姑娘不露出胳膊。

但在饭局中对着异性大谈特谈,讲黄段子,炫耀自己根本不存在的性魅力,就是油腻了。

小资的生活,追求精致和审美,让自己更舒适更自在,是件好事,不油腻。但穿个貂、盘个串、在饭桌上谈自己如何NB,不精致,不审美,不环保,是油腻。

把常识视为油腻,把油腻视为理所当然,是一件挺悲哀的事。

Q

提问(董远永):请问冯唐老师,你觉得油腻一词可以用在部分九零后身上吗?因为我是大学生,身边很多人似乎也很油腻。

冯唐

前两天我的一个朋友抱怨,自从北京街面整治,亲民平价理发店消失了,剪个板寸就要七八十,理发过程中还一直被推销会员卡。为了省钱和抵御这种喋喋不休的推销,朋友留起了油腻的长发。这种油腻,不赞同,但理解。

另外的那些油腻涉及到言行,比如少爷我最帅、早中晚撩骚,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不分国籍。

世代在进步,80后比70后强,90后比80后强,这是自然规律,也是社会美好的一面。随着年龄的递减,油腻也会递减,不可能绝迹,也不需要绝迹。人群就是由美好和不美好组成的,追求美好,回避不美好,追求不油腻,回避油腻,就是生活。

坚持这种生活,坚持不油腻,需要付出很大的精力体力。共勉。

Q

提问(刘向宇):冯唐您好,您如何看待您作品中所呈现的男女关系?一个男生因为会背很多诗而被众多女生喜欢,您认为这是中年男人意淫的一种吗?

冯唐

这是一个不同年龄段的问题。

一个少年,因为会背很多诗而被众多女生喜欢,是件很美好的事。

一个中年,因为有很多套房而被众多女人喜欢,是件很现实的事,虽然并不美好了。

一个中年,因为会背很多诗而经常在女生面前背诗,是件既不美好也不现实的事——油腻。

一个中年,给自己喜欢并且喜欢自己的女人背诗,是件浪漫的事。

一个老年,天天给自己的女人背诗,是爱。

在正确的年龄,做正确的事。诗,可以背一辈子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冯唐常识视为油腻一件悲哀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08-2017 WBSCMS. 博士科技 版权所有

    京ICP备88888888号